云南新闻

您当前的位置:国医在线 > 云南中医药 > 云南新闻 >

云南省卫计委郑进副主任:做好中医药体系建设这篇大文章

2014-11-13 12:02 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 发布人:勾昆 浏览:

  出身中医的云南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、云南省中医管理局局长郑进对中医药感情很深,言谈话语中透出对中医药发展的自信与希望。他首先肯定了10年来云南省中医药发展取得的辉煌成就,称赞他的前任以及广大中医药工作者所做出的不懈努力。他强调,云南医改的需求是体系建设,如管理体系、服务体系、人才体系、文化体系等。因此,他呼吁,国家在政策制定方面,应加强对边疆地区的扶持力度,做好中医药体系建设这篇大文章。

  郑进副主任(中)在临沧调研基层中医药工作

  郑进介绍,2012年以来,自己用了两年半的时间深入基层调研,基本摸清了全省中医药发展状况。这10年来,可以说全省中医药工作取得了辉煌成就,中医医院综合服务能力大幅提升。与2004年相比,开放床位增加了107%,固定资产增长234%,设备总值增长341%,出院人次增长314%,业务收入增长478%。

  截至去年底,全省有县级以上公立医院105所,实际开放床位1.9万张,年门诊病人1220万人次、住院病人58万人次。尤其是去年全省中医院病床使用率比2004年提高了近36个百分点,达到93%,而平均住院日减少了2.14天。

  目前,全省有9所医院被评为三级甲等中医医院,70所被评为二级甲等中医医院。云南中医在艾滋病防治方面,连续5年超额完成治疗任务,居全国首位。

  管理体系完善中医药组织保障

  郑进在调研中发现,尽管云南省中医药工作取得了显著成就,但与内地发达省份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,差距还很大。出台《行动计划》,就是要进一步缩小距离,加快发展,迎头赶上。

  他说,目前,云南省中医管理局为正处级,人员编制8人,全省仅有昆明、曲靖、大理、保山4个州、市卫生局设立了中医科,其他12个州、市和129个县、市、区均无专门中医管理机构或专职管理人员,这样的状况很难适应中医药发展和管理的需要。因此,在加强管理方面,《行动计划》提出,进一步加强中医药管理机构建设,配备与中医药管理工作实际相适应的工作人员,为中医药事业发展提供组织保障。

  同时,在卫生计生部门内部加强中医药工作的协调机制。今年7月15日,由省卫计委党组书记、主任召集会议,要求卫计委所有部门参加,对如何保障在卫生系统内部加强中医协调工作,明确这样几点:

  由省卫计委主任作为中医药协调工作的总协调人;分管副主任为日常协调人;所有职能部门和综合部门作为协调单位。

  建立卫生部门中医药工作协调会议制度,每年不少于2次由主任组织召开中医工作协调会,原则上第一季度、第三季度分别召开,以解决中医药发展重大问题;日常协调会由分管副主任主持,随时召开。

  建立中医药系统内日常问题清单制,由中医处针对全省中医药工作实际,把日常工作的重点问题、难点问题列出问题清单,提交2次协调会和日常协调会解决。同时还明确2015年中医药的工作重心,就是基层服务能力的提升,并印发了《关于加快推进基层中医药工作的意见》。

  服务体系 提升中医药服务能力

  郑进分析,在服务体系方面,首先龙头不硬。如云南省中医医院从业务收入和综合影响力来说,在全国省级中医医院排名还很靠后。其次龙腰很软。全省16个州市有3个州市没有中医院,已有中医院的州市中医药服务能力也不强,少数还停留在县级中医院水平上;129个县只有90个县有中医院,还有三分之一的县没有中医院。第三龙尾无力。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非常弱,有中医科、中药房的乡镇卫生院只有60%多一点,有中医药服务能力的村卫生室仅为40%多一点,与“十二五”医改任务要求相比差距太大。

  同时,全省中医药业务能力不强,中医特色不明显。一些州市级中医院、县级中医院,存在西化的现象。目前全省县级只有1家三甲中医院,少部分县级中医院还停留在乡镇卫生院的水平上。

  郑进认为,在服务体系建设方面,先强龙头。云南省中医医院作为龙头,已各有10个国家局重点学科和重点专科,4个国家临床重点专科(中医专业)下步将加快推进新院区建设。该院牵头组建了云南省中医医院医疗集团,成员单位已近百家,在等级医院评审和人才培训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,龙头作用得到了发挥和体现。

  再壮龙腰。《行动计划》要求每个州市必须有中医院,丽江、红河、临沧等3个州市级中医院都在建设中。尤其是丽江市政府无偿划拨1亿多元50多亩地,并组建了筹备班子。

  县级中医院建设经过几轮发展,53%的县中医院拿到了国家标准化建设项目。根据云南实际,《工作计划》提到,近三分之一没有中医院的县,必须加强综合医院中医科建设。这些县级中医院的中医科病床比例要提高,不能少于10%。

  后硬龙尾。每年加强对乡镇卫生室条件的改善和投入,提升基层的中医药服务能力;在人才培养方面,强调云南中医药人才培养的针对性。近年来,云南卫生厅投入3930万元,用于基层中医药工作能力提升,开展了省级师带徒、订单定向免费中医学生培养和10000名乡村医生“能西会中”中医药基本知识基本技能培训。总之,通过几年的努力,力争让云南基层的中医医疗服务能力达到国家的要求。

  在抓能力方面,首先以等级医院评审为抓手,扭转和解决过去中医西化、管理不规范的问题。其次,以“大专科、小综合”作为指导思想,确实树立一批特色优势的典型。再者,以专科建设为依托,计划到2020年,建10个以上国家级中医临床重点专科、150个省级中医临床重点专科,建立20个左右的省级重点学科。

  人才体系 加大中医药人才培养

  郑进说,制约云南省中医药工作发展的最大瓶颈是人才问题。他分析,这方面缺两类人才。

  一是缺乏领军人才,特别是缺乏在全国有影响力的人才。目前云南省有2所中医院校,还没有博士点。按《行动计划》要求,原来遴选10名云南省中医领军人才,勉强只选了4名;计划到2020年培养50名学科带头人才,到目前确定的只有8名。

  二是缺乏基层中医药人才,基本处于下不去、留不住、用不上的状态。乡镇卫生院、村卫生室中医药能力很弱。一批老人退休了,新人接不上。如西双版纳景洪市嘎洒镇只有10多名村医,大部分没有医学背景,只认识几个字。他们只能做做公共卫生的统计、发发传单,中医不能看,西医也不能看。

  因此,《行动计划》要求,除了要加大顶尖人才的选拔和培养力度外,还要加大对基层人才的培训和培养。如加大对订单定向免费医学生的培养,每年至少培养200人。

  加大乡镇卫生院特岗全科医生的招聘。今年云南有460人特岗医生的国家指标,要求没有中医师的乡镇卫生院必须招中医师。加大中医类别全科医师转岗培训。他相信,经过努力,能够使有中医服务能力的乡镇卫生院达到90%以上,达到国家标准。

  对村卫生室,从今年开始实施“培根工程”。省政府决定计划培养10000名“能西会中”的乡村医生。他刚刚到德宏州看了几个卫生院和村卫生室,都是过去没有中医药服务的。自从今年实施“培根工程”后,都开始开展中医药服务,且效果很好。中医学院负责培养师资,县级中医院负责乡医培训的具体组织实施,这样实现65%的村卫生室有中医服务能力是没有问题的。

  文化体系 普及中医药文化知识

  郑进介绍,云南省具有民族文化多样性的特点。经过几年中医文化建设和推广,以及在全省开展“中医中药中国行”,取得了良好效果。

  开通运营了全国首家省级中医药官方微信公众服务平台——“云南中医”,一个半月已达42万人次的点击与阅读量,社会影响力越来越大,接下来,要借助微信平台建立全省中医专家数据库、中药图谱方剂、穴位、中医名词等公众服务数据库,方便老百姓高效便捷的获取中医药信息。还建立了省级中医药服务百姓健康门户网——“国医在线”,为提升全省中医医院的医疗信息公众服务能力,建立起省市县三级中医医疗信息服务平台,建议每个中医医院都建立公众信息服务平台,所有中医医院联合起来,传播中医药文化与中医药知识。

  省卫生计生委依托云南中医学院建设的“云南省中医药民族医药博物馆”,目前已向公众免费开放,成为中医药科普知识重要的宣传基地。

  圣火药业投巨资建立了“杏林大观园”。政府划拨了3000多亩地,开展中药材种植、文化展示、中医博物馆以及供奉中医药圣贤,也成为云南省最大的中药文化科普基地。

  在省健康教育学会(健教所)成立了中药专业委员会,每年组织中药讲座450场,效果非常好。

  在对外文化交流方面,大湄公河次区域传统医药交流会影响力越来越大。自2006年起,中国、缅甸、老挝、柬埔寨、泰国、越南6个国家签署联合声明,建立了机制。传统医药医生集中参加会议,演示方法,交流经验,加强合作。此会在中国开了3次,在国外开了3次,对我国的传统医药发展有很大的推动。

  学习楷模 树立中医药特色典型

  郑进在调研过程中发现三个基层典型,并将此作为弘扬中医药特色与优势的示范,加大宣传和学习的力度。

  人物典型是云南省宾川县中医医院的老院长李伯藩,退休十多年坚持免费给老百姓看病,被称为“中医界的杨善洲”。

  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的典型是腾冲县。这个县所有乡镇中医院都有中医服务,大部分村卫生室都有中医服务。老百姓看中医要排长队。如一个村卫生室有8个村医,个个会中医。他们认为,不会看中医的没有病人。究其原因,这里的人才培训做得好,对村卫生室的医生培养不断。乡镇卫生院就是村医的培训基地,并建立培训制度,要求村医定期培训、轮训。再次,这里的中医药宣传做得好。如腾冲县固东中心卫生院为代表的一批乡镇卫生院,建成了富有文化气息的中医馆和中草药植物园。

  专病专科典型是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中医院,一根银针撑起一所医院的事迹令人称颂。院长黄萍狠抓“针灸特色专科”建设两三年,针灸收入就占整个医院一半。2013年全院收入3800万,针灸专科就占了1900万。这是昭通市数十家公立医院经济效益最好的。同时,也是门诊费用、住院费用人均费用最低的,而药占比最低、收入含金量最高的医院。

  郑进说,20世纪80年代、90年代,云南省曾经开过两次中医药发展大会,效果都很好。最近,由省政府牵头将召开第三次中医药发展大会,这将对加快云南省中医药发展起到促进作用。他相信,云南省中医药工作者将在这次会议的引领下,奋发有为,不辱使命,再创中医药发展新辉煌。(本文转自《中国中医药报·云南月刊》,记者周颖)